日商葵資訊系統Logo

關於與台灣的交流

經常聽到各方詢問社長與台灣的關係,因此在此以訪談的方式做介紹。

  • 社長第一次訪問台灣的契機是什麼呢?
  • 創業第六年的2010年春天,在新產品與新服務的事業計劃陷入僵局、主力職員退休,以及面臨全球性金融海嘯,就是所謂的雷曼兄弟事件。不景氣導致公司營運虧損,當時還有著無法告訴員工的鬱悶。

    為了消除這份鬱悶並產生新的想法,我認為首先要擴展自己的視野。在那時認識了財團法人 日立地區產業支援中心(HITS)的日向先生,知道了一個訪問台灣的企業及團體、參觀亞洲最大的IT展示會Computex TAIPEI的團隊活動,於報名截止前趕上了報名,這就是第一次訪問台灣的契機。
  • 社長原本就對台灣感興趣嗎?
  • 我想多數的日本人第一次訪問台灣,都會被台灣人的友善熱情、台灣及日本的心靈距離、文化的共同點及相異點,以及美味的料理等,這些魅力所吸引。
    而我也是其中一個被這些魅力所吸引的人。

    雖然是經由HITS團隊第一次到台灣,但只有我沒有立刻回國,反而多停留了幾天,在台北市內四處走走。

    一個日本人獨自在街上走動的時候,就會有各種人來搭話並且幫助我。不管是在地下鐵稍微看一下地圖,或是在餐廳看著菜單做選擇的時候。在當時日本觀光客沒有像現在這麼多,然而會講簡單日文的人卻非常的多,就算不會講日文也都會親切的伸出援手。

    在工作上也是,不論好壞都非常積極,擁有強烈的上進心。
    這些都讓帶著鬱悶來到這裡的我,感到非常的新鮮,也大大的刺激了我。
  • 請分享一下初次一人在台灣散步的插曲
  • 沒有跟著HITS團隊一起回國的第一天下著雨。

    我在等紅綠燈的時候,跟一位剛從建築物走出來的女性相撞了。
    「あ、すいません(不好意思)」
    日文不小心脫口而出,聽到這句話的對方用日文回應「請問你是日本人嗎?我現在正在學習日文,請問可以陪我練一下對話嗎?」。

    被一個在國外街角初次見面的女性邀約去咖啡廳,當時還懷疑對方是不是銷售員、甚至懷疑是不是碰到桃色敲詐呢(笑
    總之,不論是推銷還是什麼勸誘,都想聽聽看,就在星巴克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她是個社會人士,為了增進自己的職業發展而學習日文,由於剛好在學習日文所以想知道日本人的說話方式。就只是這麼單純的理由,我們聊了很多話題,她也認真地記了很多的筆記,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在這之後,我跟擔任團隊中翻譯的「吳又又小姐(以下,稱吳又)」和「Grace Chen小姐(以下,稱Grace)」有了幾次聚餐的機會,向他們說了關於很多人向我搭話,以及那位女性的事情。

    吳又:「有阿有阿,這樣的人非常的多哦。我也會向看起來需要幫忙的人搭話哦。」
    Grace:「這種狀況,很普通唷。
    喜歡日本的人很多,又擅長外語能力,這是個可以增強外語能力的機會啊。」

    我也知道了在台灣最受歡迎的第二外語是日文,喜歡文化與次文化的人也很多,為了看動畫而學習日文的人也不在少數。
  • 我們知道了初次去台灣讓您產生非常大的興趣,那麼第二次去台灣的目的為何?
  • 安排HITS團隊參訪TCA(台北電腦協會)的吉村章先生當時經常說「從日本出發,經由台灣,進入中國市場。」

    日本的中小企業接下來應該會一步步的進入世界。且在這當中最近也最有魅力的市場就是中國。但是中國市場有他特有的難處,那如果從日本與中國之間的台灣進行的話,是不是能更有成功的機會呢?

    就是這種策略。他的這些話令我非常的感興趣。並不是賭上公司生存的投資,比較像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與興趣,進而投資自己的感覺。

    再度訪問在HITS團隊中見到的企業,跟我認識的人詢問,能不能介紹幾個感覺能跟我的公司合作的人,總之想跟更多的台灣人聊各式各樣的話題、認識台灣,受到良性刺激,這就是第二次訪問台灣的目的。
  • 不論日本或台灣,社長是否也覺得東日本大震災後台灣與日本的關係更加緊密了呢?
  • 這個故事會很長呢(笑

    2011年3月11日時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剛好是我第二次訪問台灣的兩個月後發生的。位於水戶的總公司雖然沒有倒塌,但也無法繼續營業,當時水戶總公司的營業狀態實際上是停止的。基礎設施雖然已經回復,但是電車仍然無法行駛,並不是可以集合大家的狀態。

    我的老家在福島縣的磐城市,因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件,讓我在老家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當了一段時間的震災志工。同年4月11日發生了震度M7級的餘震,震源剛好離老家不到數公里的地方,深度好像是5公里左右吧。阪神大地震的震度是M7.2的樣子(備註:實際上阪神大地震的震度是M7.3),這樣想像一下就可以知道是多麼大的餘震了,這個餘震讓家裡一部分毀損。雖然當時在東京還有工作,但也只能暫時中斷,所以待在老家的時間變得更長了。

    這段期間,不只是國內,也有不少來自台灣及中國朋友們的關心郵件。「福島縣災情很嚴重吧?要不要跟著家人一起來中國。可以提供你們住的地方,我的家族也說可以幫忙哦。」收到了這類令人感動的郵件,雖說這不是台灣而是中國大陸的朋友所說的話,但這也牽扯到了其他的事情,在此就先不多說。

    總而言之也收到了許多來自台灣的聯絡。「有哪裡需要我幫忙嗎?我來幫助你吧?」或是「我想捐一些救濟款過去,可以告訴我你的銀行帳戶嗎?」之類的。當然不只有我的朋友,日本新聞也報導了台灣有許多的民眾即使與日本沒有直接的交流,卻也伸出了援手。

    在那時的外務省首頁看到了一篇報導,雖然與當時的格式有些不一樣,但我還是把它留下來了。

    「加油日本!世界與日本同在」(來自世界各地的故事集)亞洲(台灣)
    http://www.mofa.go.jp/mofaj/saigai/episode/episode07.html

    裡面有這樣一篇文章。
    「包含與日本完全沒有交流的偏鄉國小,許多學校都舉辦募款活動的模樣被連日報導著。在這些報導之中,有一位學生將父母給的1餐的早餐錢20元(約60日圓)給捐了出來,他說:『很快就到午餐時間了,所以沒有關係。』」(在台灣出門時帶著早餐的錢,在上學途中吃完後再上學的學生比較多的樣子)

    看到這篇報導的時候,我深深地被感動了。我從來沒想過減少自己的伙食費來當救濟款。

    在這時也想到了一件事。
    「是不是只有這個孩子的想法與行動是特別的呢?又或者有更多相似的事情呢?」首先我麻煩台灣的朋友們,請他們幫忙找到了這一篇文章的台灣報導。並尋找聯絡方式等的情報。

    最初找不到這篇報導的出處,但收集了各種情報。「好像是台灣高雄市附近的小學。」「我知道這個小學的電話號碼。」(找不到文章報導,卻能找到小學的電話,這大概就是社群網站不可思議的地方)

    得到這個情報後「那麼,下次去台灣的時候就順道去高雄,去看看那間小學吧。」這就是我跟如兄長一般存在的摯友鄭志隆校長深交的契機。
  • 經由這樣的契機而在員工旅遊時見到了鄭校長呢。但是,只是因為看了報導就決定前往的原因是什麼呢?
  • 在台灣也常被這樣詢問,最大的原因還是我的個性吧。
    透過自己的雙眼觀看、耳朵傾聽、身體去觸碰、感受。
    也是因為這樣才感受到台灣的魅力。
  • 那麼實際探訪小學後?
  • 從台北搭乘高鐵(新幹線)到高雄的話約1.5小時,然而從磐城的老家到東京坐特快車也要兩個小時。既然都比老家到東京近的話,那麼就去看看台灣第二大都市-高雄吧。

    在此之前拜託了吳又打電話給小學提出了「看到了你們小學的報導後,有日本人想去看看,請問可以進行訪問嗎?」這樣的詢問。

    幾日後收到了吳又的聯絡:「我跟校長談過了,校長表示非常歡迎、期待您的到來。」

    就這樣,確定了訪問小學這件事。
    說想要去的人是我。放棄、取消都不符合我的個性。

    但令我困惑的是下一句話:
    「小學的位置不是在高雄。而是在一個叫恆春的地方。」

    我查詢了一下,恆春的位置在台灣的最南端,巴士海峽的對面是菲律賓,從日本地理位置來看距離最遠的地方。

    原本預計約兩小時就能到達,但從高雄到恆春至少還要搭乘兩小時以上的巴士。畢竟高雄是台灣第二大都市,就算無法溝通,也一定有辦法解決。恆春雖然是古都,但不管怎麼想都不會是外國人會去的地方。
    順帶一提,那時的我不知道恆春的附近有一個名叫「墾丁」的地方,而且那裡是常有外國人前往的觀光勝地。

    輕率決定的海外參訪,突然間難度就變高了(笑
  • 初次訪問小學時是獨自一人嗎?
  • 最初是想要一個人去的,但在要去訪問小學的同時,因為震災而中斷的事業重新運作了,所以需要在有限的台灣滯留時間內回來才行。

    事先調查交通方式是絕對不能少的,且認真思考的話,不只是華語(≒中文)連英文都不拿手的我,就這樣一個人去,後來我才在想當時的我到底在做什麼呢。(笑
    連基本的對話都辦不到,就只是去看一下,然後就回來什麼的,那不是非常的失禮嗎。

    抱著恆春怎麼說也是當地的都市,應該會有可以幫忙翻譯的人吧、的擔憂。總之先查查看交通方式,然後在這時拜託了Grace幫一個忙。

    我:「有一件想請Grace幫的忙。我想從台北往返恆春。可以告訴我最快的交通方式嗎?」
    Grace:「什麼?為什麼要去恆春?很遠哦?」

    我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Grace,她這樣回答我:
    「原來如此。我剛好留了一些有薪假,我假請陪你一起去吧。」
    就這樣Grace成為了翻譯兼導遊,跟我一起展開了這次的訪問。
  • 員工旅遊時跟鄭校長見面,在那個時候Grace小姐也在一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 從最初的訪問開始一直受到她的幫助。我能跟鄭校長成為摯友也是多虧了她。
  • 初次訪問鄭校長的小學時,有什麼感想呢?
  • 當時受到了小學全體的熱烈歡迎。各學年都帶來了舞蹈、唱歌等表演,並跟大家一同玩樂。
    當時的新聞報導還有留下來。
    「鄉下小學的小善念 感動日本企業家來台」
    http://video.udn.com/video/Item/ItemPage.do?sno=344-233-2B4-233-2B3-2B3b33333b4-233-2F313432
    「學童為日本祈福 日商將來台道謝」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495043

    好像被刊登在台灣Yahoo的首頁報導,很多台灣朋友看到報導後都給了許多回應。
  • 那麼是否有達成訪問目的呢?
  • 完美的達成了。
    也跟日本外務省首頁上「捐出自己早餐錢」的小學生也說上話了。

    她雖然非常的害羞,但還是這麼說到:
    「我只是做了校長所說的事情而已。
     『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論事情的大小,只要是能做得到就去做。
      想想自己做得到什麼,然後去做吧。』」

    其他的學生們也都是想著自己能做得到什麼,然後嘗試許多事情。我明白了不是只有一個學生是特別的,而是大家都在做著這樣的事情,只是其中一個被報導出來而已。

    我問鄭校長說這一切都是受到你的薰陶嗎?鄭校長這樣回應我:「我雖然也有貢獻,但並不是只有本校是特別的,其他的小學也都做了同樣的事。」

    不只跟老師們、家長會等小學方面進行了聊天,也跟撰寫文章並被刊登在日本外務省首頁那篇報導的聯合報記者藩記者說上話了。我也是在當時認識了身為民俗學者的念先生,在這之後我也開始支援他的研究。
  • 我們也在員工旅遊的時候見到了藩先生跟念先生呢。
  • 我到現在仍記得第一次見到藩先生時他用不可思議的神情這麼說:
    「我寫的報導居然傳到了國外,登上了日本外務省的首頁,還有看了報導而來到這裡的人…。」
    我回應他:「這就是筆的力量呢。」
    當時Grace補充的一句話我到現在仍然記得:
    「社長這次訪問小學,小學生們也許會對日本抱著強烈的興趣。
     而這些小學生當中,說不定未來會有與日本有強烈關係的人。」
    對於這些小學生來說,我說不定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的外國人,第一次跟日本人講到話。

    我對著藩先生這麼說:
    「透過一份報導,就有機會改變他人的人生,記者真的是意義及責任重大的職業阿。」
    藩先生靦腆的回覆我:
    「所以我才會當新聞記者。我的信念是將活躍的人類寫成報導。」
    我後來才知道他的這個信念,對我來說不僅是件好事,這部分就先不提了。

    念先生原本是公務員,提前退休後,開始研究當地的歷史,也寫了幾本書。他原先貌似不太喜歡日本(校長偷偷告訴我的),但是在了解當地歷史的過程中,慢慢地喜歡上日本,並對於小時候,從大人們口中聽來日治時代相關的事情逐漸有了興趣。

    恆春因為清朝時建了座城而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是一個與日本有著非常深厚關係的地方。

    「恆春觀測站」是念先生研究中的主題之一。這是在甲午戰爭後,太平洋戰爭時日本戰敗,結束了台灣的日治時代。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在此建立的氣象觀測站,所取得的數據成為了未來日本對颱風研究的基礎。

    再來的這件事鮮為人知,明治維新過後,日本軍初次侵略的國家就是台灣。「牡丹社事件」就是做為開端的事件,從琉球漁船的漁民們遇難漂流到這個土地開始的。

    大東亞共榮圈的構想就是將韓國與台灣規劃成為日本的內地。
    並在距離菲律賓國境最近的恆春建設機場。

    我去過的水泉國民小學,龍泉分校就是日治時代所設立的小學。當時還看了歷代校長所留下來的日誌,到敗戰前都是由日本人擔任校長,內容也都是用日文書寫。根據念先生的研究資料顯示,仍是皇太子的昭和天皇好像曾訪問過這間學校。

    念先生:「根據之前的國小的正式訪問紀錄來看,昭和天皇後的下一位訪客就是社長呢。」
    鄭校長:「那我也將這一次的事情記錄在類似日誌的地方上好了。」
    大川原:「被記錄在在先帝陛下 皇太子時代的旁邊,那是多麼令人感到畏懼的事情,太不像話了,請不要記錄下來,拜託了。」
    念先生:「但這樣就不能成為歷史了呢。」
    大川原:「也許途中也有一些來訪問卻沒有做記錄的人啊,擅自創造歷史是不好的。」
    鄭校長:「沒留下紀錄的話就跟沒有發生是一樣的唷。我是做不到把發生過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所以我要把社長來的事情記下來。」
    大川原:「寫在日誌上是沒關係,但是拜託不要寫在陛下的旁邊阿。」
    Grace:「用中文寫的話,社長也看不懂意思所以沒關係。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吧。」
    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四個人一邊笑一邊聊著這樣的話題。
  • 社長只有去過水泉國民小學一次嗎?
  • 在第一次訪問結束後,準備坐上巴士時,鄭校長跟我做了約定,因此第二次的訪問也定下來了。
    鄭校長:「還會來嗎?」

    大川原:「如果校長希望我再來的話,我會來的。」
    鄭校長:「約好了喔?」
    大川原:「我明白了,那就約好囉。」
    鄭校長:「聽說日本人是不會爽約的喔。」
    大川原:「我發誓,我一定會再來恆春的。」
    (原本想說「我以身為日本人發誓。」但因為我沒有辦法翻譯這句…)
    身為英文老師的鄭校長用流暢的英文跟我對話,而我卻用了不像英文的英文跟他做了約定。
    既然都已經做了約定,那麼再次訪問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順帶一提同行的Grace在這個時候並沒有進行口譯,只是安靜的傾聽。能判別當時情境是否需要進行翻譯,這就是Grace能力非常好的證明。但因為我英文能力的關係,還導致巴士的發車時間延遲,這也是我外語能力低下的證明(笑
    對話的最後一句話大概沒有傳達到吧...。
  • 結果總共去了幾次?
  • 鄭校長赴任於水泉國民小學的期間去了三次。
    我的訪問像也成為了學生教育活動的一部分。

    第一次的訪問後,還讓我以來賓的身分參加了運動會。運動會的親子兩人三腳,有一位名叫連海的小朋友因為他的父親無法參加,我就成為他的夥伴一同參加了。也在最後的大隊接力時跟校長進行了最後一棒的對決。在這之後也參加了母親節的活動,雖然跟訪問無關,但也有在畢業典禮時贈送紀念品。

    畢業典禮的時候,有校長獎跟家長會長獎之類的獎項給予畢業生獎勵,而在畢業生當中最有道德感的學生,還新設了「大川原社長獎」給予獎勵(笑
    得獎者是由老師跟家長會選出來的,我則負責寄送紀念品跟訊息影片。我到現在還是期待著他們長大之後帶著紀念品來找我。

  • 職員們怎麼都沒有聽過這些事情。
  • 這些事情與工作沒有關係,沒有必要特地拿出來講。

    而且震災的前一年與當年營運都是虧損的。
    「社長!都已經虧損了還跑去國外玩!!」可不想被這麼說(笑

    也不是說都是在玩,看了一下震災那年的虧損的金額,也只是財政有些緊繃,然而分配給職員震災慰問金這種是更是不用特地說出來。
  • 在台灣知道社長的人很多嗎?
  • 初次的訪問有被電視報導,之後參加運動會時也有當地記者寫報導,雖然頒發社長獎時沒有親自到現場,但聽說有7間報社有寫報導,畢竟都有報導出來,那應該還是有人知道吧。
    不過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件事就不太清楚了(笑

    在2011年年尾發表的台灣10大新聞的第一名,就是東日本大震災支援的相關話題,剛好在這之中有我的報導,報導也在年尾時再次在全國播放。台北的朋友看到了報導聯絡了我說:「牛肉麵吃到一半就看到熟悉的人出現在電視上。」(笑

    當時新聞所播放的影片,查了一下竟然還留著呢。
    「學童捐零用錢賑災 日企業家致謝」
    http://news.cts.com.tw/cts/life/201106/201106240763970.html
    雖然做得很起勁,但這樣看一看還真是令人害羞呢(笑
  • 為什麼員工旅遊去的小學不是這所,而是別所小學呢?
  • 鄭校長在我第三次訪問後,就從水泉國民小學調回他的故鄉東港的大潭國民小學了。

    第二次訪問時他也說了:「下次也要來喔。」這樣的話。但在第三次訪問的時候,他說了他的任期就快要結束了(台灣小學校長任期固定是四年)可能沒有下次了。現在想想,當時他並沒有說下次來的時候去他新赴任的學校,是不是在顧慮什麼呢,當時的我還以為任務結束了呢。

    接著兩年後,當員工旅遊的地點確定是台灣的時候,想起了校長曾經說過:「哪天帶著職員們一起來玩吧。」所以這次就變成我拜託大潭國民小學:「我想要帶我的職員們過去玩。」
  • 員工旅遊甚至去了恆春。
  • 台灣有句話叫「念舊」。
    翻成日文的意思大概是「不忘舊友,珍惜過去友誼。」
    去恆春就是對藩先生跟念先生的念舊呢。
  • 話說回來,大潭國民小學的老師約20人以上是不是要在7月時到日本訪問呢?(本篇訪談編撰於2016年4月)
  • 大潭國民小學是屏東縣立學校當中,唯一把日文當作第二外語的小學。就算撇除全台灣的私立學校跟國際學校,也可以說是非常稀有的學校。

    台灣人對教育都很有熱情,但在這之中,這所小學的老師可以說是特別有熱情。老師們都希望,希望有機會參觀日本的小學,觀察日本跟台灣小學教育有什麼樣的差異,並且將好的部分吸收活用於自己的教育上,而我也就順應他們的要求幫助了他們。

    這件事雖才剛轉達給東海村教育委員會,但對方答應的非常迅速。所以訪問東海村小學的日期也就定了下來,現在正在做細節方面的調整。
  • 已經充分了解到社長與台灣恆春還有東港的關係了,但應該不只這些吧?
  • 除此了這次所提到的之外,還有其他在恆春和東港發生的事情。在恆春進行文化交流時,跟台灣原住民的婆婆一起合唱日文歌也很有趣,還有跟台灣媒體又或者是記者談話時,了解到不只是語言、文化、連思考方式都不一樣的,令人感到有趣不是嗎。從東港坐渡輪到小琉球觀光時所發生的事情,我想,在這之後也對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除了恆春跟東港以外,也有關於「櫻花的羈絆」以及台南飛虎將軍廟相關的故事。去台灣的漁港時也聽到了關於釣魚台主權問題,台灣的漁船聚集到釣魚台,導致海上保安廳出動等。

    不只台灣也有關於中國的故事。
    有好的事情,也有無法公開的事情(笑

    畢竟特地做了這個網頁,拿來放我何時在海外出差、做了什麼,還可以順便報告、聯絡、討論相關的事情,不是也很有趣嗎。

    當然也是有與工作相關的事情。
    也正在進行與台灣企業的業務合作,也開始檢討在台北開設辦事處的計畫。同時也與台灣的文藻外語大學合作。這部分的話題與工作有很大的關係,不只是結果,包含經過等之後會在公司跟大家分享的。

這次是專注在台灣方面的事情的訪談,
今後還預定會增加其他的內容。

回頁首

活動記錄

網頁結束